您所在的位置: 宁强袁永清律师网 >法律文书

律师介绍

袁永清律师 袁永清,男,汉族,生于1974年04月21日,1995年6月毕业于西北政法大学。1995年7月参加工作即从事基层司法行政工作及法律服务工作。1997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5年10月考取法律职业资格证。20...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袁永清律师

手机号码:13892605188

邮箱地址:1796077258@qq.com

执业证号:16107200810795599

执业律所:陕西三泉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陕西省宁强县汉源街道办事处起凤路羌南丽景7栋三层

法律文书

仅有施工台班记量与施工记录,没有进行结算的租赁合同的诉讼策略

陕x省xx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20)0727民初x

    原告:王x花,女,1 976101 0日出生,汉族,甘肃省康县人,住xx省康县阳x镇小沟村三社4x号。

    委托诉讼代理人:袁x清,陕西xx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鲜x海,男,195699日出生,汉族,四川省xx县人,住陕西省略x县兴洲国际202号。

    委托诉讼代理人:袁x生,x县横x河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鲜x,男,19811122日出生,汉族,四川省南部县人,住陕x省略x县狮凤x5号信友小区,系被告鲜x海之子。

    原告王x花与被告鲜x海、鲜x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1220日作出一审判决,王x花不服该判决,向x省汉xx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xx省汉x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2062 0日作出(2020)07民终565号民事裁定,将本案发回本院重审,本院于2020727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209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王x花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袁x清、被告鲜永海及委托诉讼代理人袁x生、被告鲜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王x花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要求二被告给付原告挖掘机祖赁费1 31100元并互负连带给付责任。2.由被告承担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2017年底,二被告因承包了xx县西x坝镇东淮村的桥梁工程而租用原告的挖掘机施工,共应给付租赁费451100元。期间二被告共分三次分别给付原告14万元、1 5万元和3万元。至今尚欠1 31100未付。经原告多次讨要,但被告均以各种理由拖延。为此,原告向法院提起诉认,请依法裁判。

    被告鲜x海辩称:一、陕XX工程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X公司)承建XX县西淮坝镇东淮村西汉水大桥新建工

程,劳务部分分包给被告,签订了《施工承包合同书》。修桥需要修施工便道和开挖改河围堰,《施工承包合同书》约定改河围堰和便道施工费用由荣海公司承担,原告的挖机从事的就是施工便道和改河围堰,租赁费用由荣X公司承担,被告仅是代X海公司管理机械,原告挖机的施工台班由施工现场负责人汪天成登记。由于2018年洪水多,围堰和变道水毁八次,反复施工,原告的挖机就租用的时间长,这对原告是有利的。被告替X海公司给原告预付租赁费29万元,但并没有最终结算费用,因为XX公司法定代表人20194月接受省纪委调查无法结算,不知道以后费用支付时间,被告告知了原告情况,原告同意后,被告在2019628日给原告又预付了3万元,原告出具收条,载明“剩

于费用支付不定时间”。二、鲜X虽然是被告的儿子,但是鲜X不是西淮坝工地的负责人,连参与者都不是,原告本应通过被告找XX公司结算费用,但由于前述原因,原告迟迟拿不到费用,便采取纠缠鲜X,让胆小怕事的鲜飞签字。鲜X既不是挖机租赁关系的见证人,也不是西淮坝修桥工程的管理人,更不是租赁关系的当事人,没有任何权利和资格给原告签署结算凭证,原告所持鲜X签署的凭证没有租赁费结算的效力,也没有欠款事实的证明力。原告并没有说出鲜X还给写过一张条据,鲜X事后也没有说过此事,被告见到本案诉讼才知晓此事,被告不认可鲜X出具的条据。原告的挖机租赁费由原告和荣海公司结算,台班依据是汪X成的台账,费用标准按实际台班累计,被告只是经办人或者

叫荣X公司的代理人,现原告违背诚实信用原则起诉追索租赁费,不符合约定的时间条件,也无费用结算标准。综上所述,原告即无权现在起诉追索租赁费,也没有合法债权凭证,被告也不是原告租赁关系的当事人,因此,请法庭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鲜X辩称:1、请求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2、本案诉讼费用由原告承担。自己不应该对王X花要求给付挖掘机租赁费用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理由是:1、自己并未承包略X县西淮坝镇X村桥梁工程,也没有管理该工程。2、自己并未与王X花签订商谈任何租赁合同,与王X花无任何关系。自己从201710月至今,一直在XX县城北片区高家峡移民(脱贫)搬迁集中安装点建设项目项目部从事技术员工作,与被告鲜X海为父子关系,但并未参与X县西淮坝东淮村桥梁工程,因王X花得知鲜X海在高家峡安置点工地承包劳务,且被告与鲜X海为父子关系,便多次到鲜X所在的高家峡项目部找被告代父亲鲜X海支付挖机租赁费用,前几次鲜飞告知王桂花自己未参与西准坝桥工地,并不清楚情况,让她找自己父亲鲜X海结算,并将父亲鲜X海的联系电话告知王X花。2019630日上午1 0点左右,王X花

及其丈夫又到高家峡项目部办公室找到被告,要求支付挖掘租赁费,而且威胁如果拿不到钱就在项目部不走了,被告到哪他们就跟到哪,让被告领他们去找鲜永海,去找交通局索要费用。被告一再给王X花解释自己并未参与父亲鲜X海在西淮坝桥的事,不知道西淮坝桥工地的情况,挖掘租赁费用自己不清楚,而且也不知道去交通局找谁,没有办法带领他们去交通局。于是当着王X花面打电话给自己父亲鲜永海,告诉王X花索要租赁费用事宜,鲜X海电话告知被告,公司还未支付工程款,已经给王X花垫付了一部分租赁费,侯老板不在,暂时无法给王桂花结算,等公司

给王X花结算。被告将情况告知王X花和她丈夫后,王X花和其丈夫无法接受,要求被告必须支付费用,说撕破脸了谁都不好看,反正今天就不走了,一直在高家峡项目部办公室为要钱吵闹,严重影响到被告的工作。最后在项目部其他工作人员的劝说下,王X花让步要求必须明确告诉他们什么时候能拿到钱,而且必须把费用条子打了他们才离开。被告告诉王X花自己不清楚无法给她打条子,王X花说:“管工地的汪X成打的有条子,你是鲜X海的儿子必须把条子打了。”被告被迫又给自己父亲鲜X海打电话,鲜X海说等公司给王X花算账后就挂断了电话,再不接电话。被告又给西淮坝工地汪X成打电话核实,汪X成说:条子是他打的,就是干了那么多天活,说挖机又没签合同,只有鲜X海才知道费用。被告告知王X花说无法给打条子,王X花说:“这都是和你爸电话上讲好了的,钱在你爸手上,还怕我骗你不成,你今天把条子给我打了我就不来找你了,年底了我再来拽你爸要钱”。为了不影响工作,没办法被告在王X花计算的费用单上打了欠租赁费的条子,在项目部的工作人员劝说下王X花和其丈夫才离开。

    当事入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质证。各方当事人对以下证据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1.鲜X海给付原告15万元挖机费用银行交易明细复印件1份;2.鲜永海身份证复印件1份;3.施工承包合同;4.陕西XX正大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证明;5.中标通知书;6.原告出具的收条。对于当事人有争议的证据,本院认定如下:1.原告提交的鲜X写的结算单,证明被告租赁原告的挖机并结算了费用的事实。被告对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证明目的提出异议,认为该条据不能证明结算费用。经过质证,该证据的真实性,本院予以认定,但证明目的部分认定;2.原告提交的汪天成出具的台班数量记账单三张。被告对真实性无异议,但提出该证据只能证明工作时间,但没有工价。经过质证,该证据所证明的工作时间予以认定;3.被告鲜X海提交的扣款清单,证明原告的挖机在干活时的扣款。原告对该证据证明的事实予以否认。经过质证,该证据系被告单方出具,未经原告或

挖机驾驶员签字确认,现原告对此不予认可,故该证据不予认定;4.被告鲜X提交的高家峡工地考勤表、鲜X本人手机微信记录,证明鲜X平时的生活轨迹是在高家峡工地,并未参与西淮坝工地的管理。原告认为考勤表是复印件,没有原件核对,对真实性提出异议。微信截图无原始载体,且微信号并非鲜X的名字,不能证明鲜X不在西淮坝的证明目的。经过质证,被告虽提交的考勤表复印件,但明确说明原件在荣海公司处保存,微信截图当庭出示鲜飞的手机核查属实,对该证据予以认定;5.鲜X提交陕西XX建设有限责任的词证明及党校培训材料,证明自己在2019628日不在x,自己不可能当天在略x向原告支付3万元。原告提出异议,认为该证据虽证明鲜x在汉x培训,也不能证明他未付这笔钱。经过质证,该证据本院予以认定。

    根据当事人的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2017810日,陕西xx荣x工程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荣x公司)承建略阳县西淮坝镇东淮村西汉水大桥新建工程。2017116日,荣x公司和被告鲜x海签订了《施工承包合同书》,荣海公司将该工程的劳务部分分包给被告鲜永海,合同约定河道围堰改河和便道工程施工费用由甲方(荣x公司)承担。被告鲜x海在履行分包合同过程中,与原告王桂花达成口头约定,租用原告的挖掘机从事被告鲜x海承包项目施工便道和围堰改河作业,原告按约定将一台日本小松PC240 -8型挖掘机提供给被告使

用,约定挖机驾驶员及工资由原告负责,油料由被告鲜x海承担,双方在履行合同过程中,被告鲜x海已经支付原告租赁费32万元。现原告向本院起诉,要求被告支付拖欠的租赁费131100元。

    在庭审中原告陈述在与被告鲜x海电话协商租赁挖机事宜时约定挖机租金包月3.3万元,被告陈述协商时原告提出每月3.1万元,而自己提出在1个月内按3万元计,但超过1个月没有约定租赁费。被告安排在工地的负责人汪x成于给原告出具挖机工作时间的收据3张,分别是:2019年元月13日出具的17112818212日共计75天,18222日至19年元月79个月27天,201956日出具的33天。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1、租赁费的计算依据;2、承担租赁费的主体。关于争议焦点1,被告鲜x海与陕西汉中xx工程建设有限公司签订《施工承色合同书》,合同有效。原告与被告鲜x海口头协议租赁原告的挖掘机为鲜x海承包的工程施工作业,该口头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且双方已实际履行,协议有效,被告鲜x海应当按约定支付原告租赁费。但双方对租用挖掘机的费用标准没有明确约定,根据庭审查明的事实,双方在协商租赁挖机时被告认可原告提出的租赁费用为每月3.1万元,虽陈述自己提出租用1月内为3万元,租用挖机超过1个月的费用标准没有约定,但没有提交证据证明原告同意每月租赁费按3万元计算,《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现被告已经实际租用原告的挖机,本院对挖机的租赁费标准可按3.1万元每月确定。双方对租赁期限没有异议,本院依法确认。故拖欠租赁费为9. 85万元(13.5月×3.1万元- 32万元);关于争议焦点2,本案诉争的租赁关系的主体是王x花与鲜x海,《施工承包合同书》签订人也是被告鲜x海,原告提交的证据也不能证明鲜x参与本案诉争工程的管理,被告鲜x虽然给原告出具了条据,但由被告鲜x不是被告鲜x海承包的工程项目当事人,也不是原告与被告鲜x海口头协议租用挖掘机当事人,故被告鲜x不应对挖机租赁费承

担责任。被告鲜x海提出自己是代xx公司管理挖机,原告的挖机租赁费应当由xx公司承担的辩论意见,根据庭审查明的事实,本案挖机租赁关系的当事人是原告与被告鲜永海,而鲜x海与荣x公司的约定不能约束本案原告,故被告的辩论意见没有事实依据,不予呆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十条、第四十四条o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二百二十六条;<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鲜x海在本判决生赦后十日内支付原告王x花租赁9. 85万元;

    二、驳回原告王x花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则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920元,由原告王x花负担920元,被告鲜x海承担2000元,限本判决生效后5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x西省xx市中级人民法院。

    本案生效后,负有履行义务的当事人须依法按期履行判决,逾期未履行的,应向本院报告财产状况,并不得有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须的消费行为。本条款即为执行通知,违反本条款规定的,本案申请执行后,人民法院可依法对相关当事人采取列入失信人名单、罚款、拘留等措施,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审          x 明

                 人民陪 审员     x 

                  书         x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同时,部分文章和信息会因为法律法规及国家政策的变更失去时效性及指导意义,仅供参考。

联系方式:13892605188

陕西省宁强县汉源街道办事处起凤路羌南丽景7栋三层

Copyright © 2019 www.qdls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律营管

添加微信×

扫一扫添加朋友圈